有人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这不过是浪漫主义的空想而已——没有一部历史是由什么“人民”书写的。

实际上,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有各个不同角度的主观视角,因此很难找到具有客观意义的真相。

伪罗马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是西方中古以来历史中的胜利者,是现代欧洲政治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之一。所以欧洲的大部分历史由神圣罗马帝国的日耳曼族历史家编写,伪史几乎被奉为信史了。

中国的历史一直是连续的,但欧洲历史、西亚历史却是断裂的,用中国的历史观点无法理解西方历史。

所以中国人难以理解世界历史中曾发生一系列民族大迁徙,难以理解今日世界的许多国度居住的民族主体并非当地的历史人类。

例如:今日土耳其人与古代统治和居住在土耳其半岛的人类并非同一种人。今日希腊人、意大利人与古代居住在希腊半岛、意大利半岛的人截然不同;今日居住在欧洲的主要人类与古代统治和居住在欧洲的人类也并非同一种人。英伦列岛上今日居住的日耳曼族的盎格鲁·撒克逊人也不是英国本土的原住民。

对于欧洲历史来说,在古代罗马帝国与后来的欧洲蛮族——高卢和日耳曼人的历史之间,在公元3世纪——5世纪有一个重要的断裂时代。西方史家把开始于匈奴3世纪的西进引起罗马帝国危机和5世纪的西罗马覆灭称之为“罗马的3——5世纪危机。”

在危机之后的世界历史中出现了三个新的罗马帝国:第一个是直接承继了意大利罗马世统和帝统的君士坦丁堡罗马帝国,又称新罗马帝国。

另外两个是也僭称“罗马帝国”实际与罗马人没有连续历史关系的野蛮族——日耳曼人的罗马帝国,即公元9世纪出现的查理大帝的法兰克罗马帝国,以及承继这个帝国绍祚的伪“神圣罗马帝国”。

称日耳曼人僭称的神圣罗马帝国是伪帝国,不是我的始创,而是来自18世纪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伏尔泰的评论,关于神圣罗马帝国,伏尔泰说——“它既非神圣,也不是罗马,更不是帝国。”

伪托历史和伪造希腊罗马历史,是由日耳曼蛮族建立的这个神圣罗马帝国开始的。之所以需要伪造历史,就是为了摆脱野蛮的蛮族这个不好听的名号。

有人说,历史是人民书写的,这不过是浪漫主义的空想而已——没有一部历史是由什么“人民”书写的。。

实际上,历史总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历史有各个不同角度的主观视角,因此很难找到具有客观意义的真相。

伪罗马帝国——神圣罗马帝国,是西方中古以来历史中的胜利者,是现代欧洲政治文明的主要缔造者之一。所以欧洲的大部分历史由神圣罗马帝国的日耳曼族历史家编写,伪史几乎被奉为信史了。

13世纪初第四次十字军解体东罗马帝国,其后奥斯曼土耳其彻底灭亡东罗马,正统的罗马帝国从世界历史中遂告消失。而伪冒的神圣罗马帝国却乘机而起,他的历史学家把东罗马帝国改名为“拜占庭”,然后把法兰克罗马和神圣罗马这两个僭伪罗马帝国,用一系列伪史包装为正牌货——这样一来,罗马眼中作为蛮族的日耳曼人,竟然成为希腊罗马文明的继承者。

实际上,那个僭伪冒牌的“神圣罗马帝国”在历史上并未有过正统的根源与名号,它与古代的意大利罗马帝国无任何传承关系。

公元前49年,凯撒控制了政权。公元前27年,屋大维建立元首制,罗马从此进入帝国时期。

公元前5世纪,欧洲大部分地区是被罗马看做野蛮人的蛮族流动居住。包括在莱茵河流域以西部的高卢地区、伊比利亚半岛(西北部的巴斯克人地区、中部高原和东北部的加泰隆尼亚人地区)、不列颠岛、爱尔兰岛、多瑙河中游平原和多瑙河下游平原居住的凯尔特人。也包括后来的盖尔特人或高卢人。居住的地方包括今法国、德国、奥地利、比利时、意大利北部。伊比利亚半岛、多瑙河中游平原的潘诺尼亚和多瑙河下游平原的罗马尼亚一带。

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周围的北欧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南端和日德兰半岛一带地区,居住着另外一些白色人种部落,他们被罗马人称为日耳曼蛮族。大部分日耳曼人在前200年之后逐渐南迁定居在莱茵河以东、多瑙河以北、易北河以西和北海之间的广阔地区,这一地区被罗马人称为日耳曼尼亚。

公元4世纪,亚洲迁入的匈奴西侵欧洲,导致欧亚发生蛮族大迁徙运动。在匈奴和蛮族的打击下,罗马帝国分裂为西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的首都在拉文纳,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在君士坦丁堡。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彻底解体,末任罗马皇帝发出退位诏,宣布西罗马帝国不复存在,帝国的所有殖民地均可自行独立。

486年,法兰克人的部族酋长克洛维在法国地区建立了法兰克王国的墨洛温王朝,这个王国也就是近代法国的前身法兰西亚(Francia)。

其后法兰克王国不断发展。到公元9世纪初,法兰克王国在加洛林王朝的查理大帝统治之下达到鼎盛,新征服国土范围包括今法国、德国、荷兰、瑞士、北意大利、波希米亚、奥地利西部、伊比利亚半岛东北角的领土。公元800年查理曼在罗马被教皇加号僭称为罗马人的皇帝,法兰克王国也被升格为查理曼帝国。

查理曼死后,儿子路易继位。 840年,路易一世去世,法兰克帝国也随之分崩离析。

查理大帝的长孙洛塔尔(795年—855年)承袭皇帝称号,领有自莱茵河下游以南、经罗纳河流域,至今意大利中部地区的疆域,称为中法兰克王国。

他的弟弟小路易(804年—876年),诨号日耳曼人路易,分得莱茵河以东地区,称为东法兰克王国。

9世纪早期,于5世纪从欧洲大陆进入不列颠列岛的日耳曼族的盎格鲁人、萨克逊人等部落也在不列颠岛上,征服原住民族伊比利亚、凯尔特人形成英格兰王国。本土不列颠人成为奴隶或被杀戮。

840年路易去世,他的三个儿子于843年签订凡尔登条约,把法兰克帝国一分为三,洛塔尔(795年—855年)承袭皇帝称号,并领有莱茵河下游以南至意大利中部的疆域,称为中法兰克帝国。

而他的弟弟日耳曼路易(804年—876年),分得莱茵河以东地区,称为东法兰克帝国。另一个弟弟小查理则领有帝国的西部,称为西法兰克帝国。这三大板块基本上是后来意大利、德国和法国三国的雏形。法兰克罗马皇帝这个头衔由东法兰克王国和西法兰克王国的君主轮流使用。小查理于887年被废黜,法兰克加洛林帝国遂瓦解。

差不多同时的9世纪早期,于5世纪从欧洲大陆进入不列颠的日耳曼族的盎格鲁·萨克逊等部落的后裔,也在不列颠岛上形成统一的英格兰王国。

自小查理之后,法兰克罗马帝国皇帝的头衔拥有者大多是由教宗加冕的意大利法兰克国王。意大利国王的实际统治范围极其有限,仅限于意大利东北部,而那些国王几乎是清一色的意大利贵族,最后一位称法兰克皇帝的国王是贝伦加尔一世。

帝国版图以今日德意志地区为核心,包括一些周边地区,在巅峰时期包括了意大利王国和勃艮第王国。

在帝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它由数百个更小的附属单位组成,其中有侯国、公国、郡县,帝国自由城市和其他区域。

神圣罗马帝国实际上是承认皇帝为最高权威的公国、侯国、宗教贵族领地和帝国自由城市的政治联合体。

大约在900年,德意志地区的东法兰克王国地方势力崛起,形成了四大公国,它们是:萨克森、法兰克尼亚、士瓦本和巴伐利亚。当加洛林家族的最后一位国王孩童路易于911年去世后,东法兰克贵族没有选择西法兰克王国的加洛林家族作为路易的继任者,而是选举法兰克尼亚公爵康拉德为新一任国王。

康拉德临终之时,指定萨克森公爵(捕鸟者)亨利为继任者。919年,萨克森公爵亨利在众多东法兰克王国的公爵当中,被贵族推举为东法兰克王国国王。亨利去世后,其子奥托继位为东法兰克国王。

962年,东法兰克国王、奥托王朝的奥托一世在罗马由教皇约翰十二世加冕称帝,他到973年一直在位。奥托一世被认为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创立者,罗马天主教地区的最高统治者。

1157年,德意志意大利地区的东法兰克帝国得到了教皇授予的“神圣帝国”称号。

自奥托一世(奥托王朝第一任皇帝)由教宗加冕以来,每一位后来的国王都希望获得皇帝名号。但由奥托一世所创建的帝国,其皇帝称号来自于教皇赋予的“西罗马的皇帝”称号。皇帝必须通过教皇来取得“罗马皇帝”的合法性。帝国的所谓选帝侯,其直接选举的当为“罗马人的国王”,而非皇帝。因此,并非每一位德意志统治者都可以成为皇帝,只有接受教皇加冕的,才可获得这一殊荣。

神圣罗马帝国的范围,在奥托一世和后代不断有地区纳入、加盟下,从日耳曼平原北至波罗的海,东达今天的波兰部份,并南抵今天的瑞士、波希米亚、奥地利和意大利的北部。但是从一开始,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即面临一个相同的难题,也就是如何保持对德意志和意大利这两个不同地区的控制,因为两地中间隔着阿尔卑斯山脉,统合上并不容易。

神圣罗马帝国的成功,基本上是受惠于日耳曼和意大利这两个主要成员。日耳曼人很早就被查理曼征服,但并没有消除野蛮的特性。帝国从意大利的文化、科技和贸易等方面获利良多。意大利人欣然接受由帝国确保的和平与稳定,因为他们曾在五百年前受到入侵。由帝国所提供的保护防卫了罗马教廷,并且让意大利的城邦国家得以发展。

1254年,帝国第一次对外使用头衔“神圣罗马帝国”。1512年的科隆帝国会议后颁布敕令,使用德意志民族的神圣罗马帝国,此后作为官方名称沿用直至1806年。

以欧洲传统的皇冠传承理论来说,无论谁在哪个地区立国,只要皇冠仍是原来那顶皇冠(王冠),就算作是同一个国家的。

罗马帝国和东罗马帝国往往被认为是2个帝国。但以皇冠传承来说,东罗马帝国皇帝的皇冠是罗马帝国的皇冠,因此自然是同一帝国,尤其在西罗马灭亡之后。

神圣罗马帝国可追溯到查理曼帝国,在理论上奠定了后世神圣罗马帝国的基础。神圣罗马帝国的存在直到1806年被拿破仑取消。

1871年1月,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为德意志皇帝,德意志帝国宣布成立。普鲁士霍亨索伦王朝开始统治新的帝国,首都柏林。帝国统一了除奥地利以外的各德意志国家,称为小德意志。1884年初,德意志帝国开始在欧洲以外建立殖民地

普鲁士帝国继承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版图。20世纪希特勒的德国自称为第三帝国,认为自己是神圣罗马帝国、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第三继承者。

神圣罗马帝国并没有专用国旗,但是黑色和金色是神圣罗马皇帝的代表色,并常常被用于他们的标志:金色的背景上的一只黑色的老鹰;关于这个标志的最早记录为海德堡马内塞古抄本。

(纹章学中称做:金底红爪黑鹰,黑-红-金三色搭配第一次用在国家标志上)。

神圣罗马帝国到了12世纪至13世纪期间,皇帝因为皆为家族少量力量以政治手段和联姻取得王位和帝位,因此缺乏强大的王室领地,来作为税收来源和王权扩张的基础,对于皇帝名义上可向帝国内成员收取的只有定额军事征收税。帝国的原始设计是依靠教会提供权威和支援来成立,但皇帝和教会这个最大合伙人发生决裂、斗争,使得皇帝的实力和权威一口气被掏空,权力逐渐衰弱。

14世纪地方上的日耳曼亲王与维京人作战。在意大利,兴起中的城邦国家联合起来组成伦巴底联盟,并拒绝承认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地位。

因此随着德意志各诸侯离心倾向的加剧,皇帝的地位不断下降。1356年卢森堡的查理四世颁布《金玺诏书》以后,皇帝实际由王国境内七大选帝侯选举产生,他们是最古老同时也是最具权势的三大教会诸侯:美因兹大主教、科隆大主教、特里尔大主教;四大世俗领主:波希米亚国王、莱茵—普法尔兹伯爵、萨克森—维滕堡公爵,勃兰登堡藩侯。他们代表帝国的成员国不再认为皇帝与帝国有实际价值。

因资本主义发展而富庶的北意大利城邦,如威尼斯、佛罗伦斯、比萨等等,持续地吸引着皇帝的注意和精力,使帝国对日耳曼与意大利其他地区的专注也减弱。

此外,帝国皇帝去世,往往造成各选帝侯继任皇帝的纷争,因而导致帝国的内战和陷入无政府状态。继位皇帝必须以武力战胜其他不支持的诸侯,或者必须想办法赢得多数诸侯的拥戴,才能维系皇帝的权威;在这种情况之下,神圣罗马帝国虽然有各成员国集结成一个“国家”之名,实际上却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松散的“邦联组织”。

1618年6月26日,当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有390个公国、侯国宗教贵族领地、自由邦、自由城市、骑士领地等,日耳曼爆发了三十年战争。当这场席卷欧洲的战争结束后,长达三十年的烽火连天,使得日耳曼的经济倒退了近200年,犹如回到了农奴制的封建时代;又因为《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神圣罗马帝国内的诸侯可享有自主权。这使得皇权进一步的被削弱,帝国境内的诸侯各自为政,他们的领地有如一个独立的王国。到了18世纪,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整个帝国形成三百多个大小邦国,神圣罗马皇帝也成了徒有其名的傀儡。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神圣罗马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妹夫,法王路易十六被推翻。而他妹妹,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被法国共和政府处决,再加上“公平、自由、博爱”思潮的扩散,利奥波德二世极力联合欧洲各国君主,以武力保卫法国的君主制。1792年利奥波德二世正式与普鲁士缔结神圣同盟,准备以武力干涉法国。他却在这时暴毙,不过他的儿子,神圣罗马皇帝弗朗茨二世继续了他的政策,更于次年与普鲁士、萨丁尼亚、英国、荷兰和西班牙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但这个联盟在1797年,因联军被拿破仑所率领的法国意大利方面军打败,被迫议和而土崩瓦解。

1799年,欧洲列强趁法军拿破仑的军队被困埃及的契机,再次发起反法战争。这次帝国联同英国、土耳其、俄罗斯组成了第二次反法同盟。美因茨

同年底拿破仑只身返国,发动雾月政变并取得法国军政大权,成为法国第一执政。此后拿破仑亲自指挥意大利方面军,回头对付反法各国,于1800年打败联军,帝国不得不与拿破仑议和,解散反法同盟。

1804年5月18日,拿破仑称帝。神圣罗马皇帝弗朗茨二世纠合英国,俄国,瑞典和那不勒斯,组成第三次反法同盟。1805年12月2日,法、俄、神圣罗马帝国三国军,在奥斯特利茨打了一场“三皇会战”,拿破仑大获全胜。

1806年7月12日,在拿破仑的威逼利诱下,16个神圣罗马帝国的成员邦签订了《莱茵邦联条约》(Rheinbundakte),脱离帝国,加入邦联。拿破仑对奥皇弗朗茨二世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他解散神圣罗马帝国,放弃神圣罗马皇帝和罗马人民的国王的称号。最后弗朗茨二世于1806年8月6日放弃神圣罗马帝号,仅保留奥地利帝号。

教宗利奥三世认为,西元800年法兰克帝国的查理曼大帝的加冕标志着神圣罗马帝国的开端,然而大多数人还是认为那时的帝国应该叫做法兰克帝国。

有趣的是,神圣罗马帝国帝哈布斯堡王族至今统治着欧洲各王室,并且据说其家族与美国历任总统血脉相关。

神圣罗马帝国没有明定的首都,只有国王与皇帝的皇宫所在地。例如:马格德堡(奥托王朝)、施派尔(萨利安王朝)、布拉格(卢森堡王朝)与维也纳(哈布斯堡王朝);除此以外还有一些重要城市,如亚琛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皇帝加冕地)、雷根斯堡(帝国议会所在地)与纽伦堡(Reichskleinodien保管地)。

在公元962年时的神圣罗马帝国统治着470万人口;1000年时,增加到700万人口;到1100年增长到820万;到1200年达到1020万。到1600年人口达到2300万人;到1618年6月之前人口达到2500万,但是自1618年6月26日至1648年10月29日的三十年战争,当时十四个君主制国的军队来屠杀蹂躏神圣罗马帝国,造成当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很多地区60%的人口消失,最严重的波美拉尼亚65%、最轻微的西里西亚25%。到1648年10月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签订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还剩下人口1000余万,之后一直没恢复到2500万人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kycz.com/,美因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