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早是混论坛的,后来混百度贴吧,到现在的“懂球帝”,不断变化的是环境,但我想谈谈做内容创业的“懂球帝”是如何看待平台的。

4年前的夏天,北京知春路一个旧小区的老房子里,我和“呱呱”第一次说起对“懂球帝”的设想。当时“呱呱”投来简历,说在虎扑做过兼职翻译,是巴塞罗那俱乐部和罗纳尔迪尼奥的球迷。我立刻同意她来面试,她便独自坐上从广州到北京的火车。算上我,“呱呱”是“懂球帝”团队第二位正式成员。

那年6月,苹果公司的iPhone 5在中国上市。这一代智能手机搭载性能出色的处理器,为各式App的大规模涌现提供了硬件上的可能。新鲜过一阵后,打小是资深足球迷的我发现,App Store里找不到一款优质的足球新闻App。尽管当时在PC端,传统门户比如新浪、腾讯、虎扑等都以体育资讯见长。

我一直想做足球网站。大学毕业后,我加入百度贴吧产品组,后来到360游久做游戏,事业相对稳定,但我发现自己其实对游戏不感兴趣。倘若以新闻资讯切入,然后精耕细作做社区,从而提高球迷黏性,之后就可以通过足够大的用户流量变现,想清楚这件事情,我就辞职出来干了。

最初几个月,App开发还未完成,我就和当时仅有的三名同事一起,每天在微博上训练更新足球新闻,和门户网站比谁的发布速度快。门户网站往往侧重报道世界顶级足球联赛的大俱乐部,结果其他一些小俱乐部的球迷就有意无意被忽视了,这是对手在战略上留给我们的空间。

2013年12月,“懂球帝”App第一版上线,我们不停在线下推广,尝试粉丝通、广点通,也找微博大V、朋友做口碑。我觉得我们明明做得很好,但用户数据总是积攒不下来。这个过程中,我遭遇了创业以来的最低谷,直到逐渐意识到这个行业和互联网之间的现实距离——整个趋势尚未凸显——我才开始努力克服自己的心理落差。

当时的思考是:整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体育产业发展并不快,而中国的足球迷人口众多。实际上,更准确地说,他们应该被定义为“世界杯”球迷,像我一样愿意天天花时间在足球上的用户远没有那么多。你得面对这种现实。但我很庆幸我们介入得早,在那个阶段挣扎着坚持下来了。

回想当初,虽然面对各种困境,我们做过最好的一个决定就是内容不输出给任何平台,包括微信公众号。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没想明白这个道理。除非你是内容创业或者业务的核心是交易,比如外卖,否则根本不需要其他平台。但“懂球帝”自己要做成一个聚拢流量的平台,其他渠道除了早期可能会快速帮助你打开知名度外,只会阻碍潜在用户到达你自己的平台。

2014年5月,我们获得红杉资本400万美元的A轮投资。拿到A轮后,我们仍然按部就班,直到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一次长谈中点醒我,建议我用钱做两件事情——买用户和买人。后来我把几乎90%的A轮融资用于市场推广,迅速把用户规模和市场品牌建立了起来。

2014年,“懂球帝”平均日活跃用户不到50万,到2015年是140万,2016年的日活跃峰值达到了300万。随着时间的流逝,用户的获取成本越来越高,这让我意识到所谓互联网创业“唯快不破”的一点启示,以及资本对产业发展不可小觑的推动作用。

我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用户只有直接通过“懂球帝”获得的体验和感受才是最好的。“懂球帝”App里的球迷文化、社区文化是没有办法完全输出的。人们仅仅在其他平台上看到我们的一篇文章,我认为对我们没有太大价值。

在自身的营运上,我一直强调“懂球帝”是有媒体属性的移动端球迷社区和平台,而不仅仅是媒体。

2014年南非“世界杯”期间,“懂球帝”的社区板块“圈子”正式上线,并从刚开始的十几个球队圈子迅速拓展,还衍生出了很多球星圈子,以及二次元、足球游戏、GIF圈、“踢球的进”、球鞋圈等兴趣圈子,用户可以在各自青睐的不同主题圈子里交流和互动。

最近,我们还推出了“懂球号”,邀请了三四百个俱乐部、球员和专栏写手等足球界人士入驻。这件事并不困难,相比于开设个人微信公众号获得几千个阅读数,他们在“懂球帝”上发布文章,一些优质内容的阅读量可以达到几十万,而且“懂球帝”的流量更加精准。这对他们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但做社区挺难的,最大的难点是如何掌握功能上线的节奏感,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要及时捕捉用户需求,德甲同时兼顾用户的适应能力、习惯的养成与乏味感、疲劳感之间的微妙关系。

有一次,我发现球迷在圈子里讨论阵型,无论打字还是画图都很麻烦,我们就适时开发上线了一款“我是教练”的应用工具,让球迷可以简单快速地发布阵型图。

我的产品思维就是基于用户的行为,一点点地去发掘他们的次要需求,觉得合适我们去做的,就通过上线小程序或新功能把这件事情给做了,它能快速带动用户发帖的热情。

另外一个难点是如何营造社区氛围,以及如何激发用户的内容创造力。随着用户量的增长,原有的高质量用户被稀释是一个必然过程,把高质量用户和小白用户完美融合在一起,是这个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不必去刻意引导或者强加给不同用户统一的想法。我们的角色是划出一条底线,在原则上保障每一位球迷发言的平等性以及整个社区的规范性。我对网络暴力的扩大化感受很深,尽管一些人说“懂球帝”没有,但就像一个国家,社区也应该存在像法律一样的底线,这是用户必须慢慢适应的。

2016年12月,我们刚刚完成由苏宁领投的4亿元C轮融资。当时“懂球帝”的装机量已经超过3000万,日活跃用户在200万——300万之间,平均每人每日的打开频次是8-12次,成为中国最大的足球垂直新媒体与社区。

早在2014年时,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件,使体育产业成为诸多资本竞逐的对象,但我认为现在这还是一个虚火的市场,虽然未来几年里仍存在着上升通道,想在其中赚钱却不容易,这也是我们需要面对的现实。如果18岁是成人礼的话,“懂球帝”如今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实际上还在长身体,没有那么成熟。

刚刚过去的2016年,我们遭遇了一些严厉的批评。尤其是在切尔西主帅“孔蒂下课”的乌龙事件后,我每天都在反思。我们团队很多基础和能力素养还有待提高,对消息源的判断也缺乏经验。

我的焦虑还是在于团队执行力的提升。发展快始终是我们最核心的资本,哪怕中间也会犯错,但发展快才能解决更多问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mkycz.com/,德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